书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籍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至少还有事可做[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2:51 阅读: 来源:书籍厂家

他来敲门的时候我正百无聊懒,一个人看“挪威的森林”。我以为自己也快接近那些人物,有一些混沌的神经质,村上笔下所谓不太正常的人物原形大致如是。

我对这个发现,比较得意,所以可以一整日的忍受一本书的折磨。

空虚,反复的看同一本书,不停的剥着瓜子,并不是为了吃,只是不能停下,害怕那种一个呼吸都可以听到的安静,偶尔孤独的翻书声,会让我想象看到爆竹炸裂的模样,那一种为了惊人的声响而粉身碎骨的勇气。

我绝对没有。所以害怕听到。

他来敲门,显然振奋了我的脑神经。

我扑到电脑屏前,点开,接爱,加为好友。然后开始等待……

这是一种很怪的习惯,不管那种寂寞到了何种程度我都依然是站在等候的角色中沉迷,等着被记起,等着自己走进他人的大脑,然后接受:“嗨!”。那种等待无疑是一种压抑的历练,很多时候,它痛苦无比,可是,我却乐此不疲,因为自私,所以只能被动。

他没有开头词,却发来了邀请,并且是视频电话。

我没有视频,我又一次被动的接受,独自于是喜不乐滋。

一个懒洋洋的男人,正在松懈他的领带,发丝很整齐,人却有一种颓糜。

我说:“嗨!”

他说“在笑么?”

我说:“是,而且很得意。”

他做了个不置可否的表情,出现一双放大的眼睛。

我看到那种懒洋洋,再次出现在屏上,从一个叫做心灵的窗户冒出。

“你该去午睡了。”

“是,可是还是想兴奋一下神经。”

“上网,找个陌生的人讲话,并且不顾姿态的视频?”

“不行么?”

“可以,而且,很前卫。”

“哈哈……”

他笑的肆无忌惮。

“我并没觉得你有哪个器管可以称得上英俊。”

“我也没觉得。”

“你真是勇气可嘉。”

“那你呢?”

“我只是寂寞。”

“孤独的女人?很老了?”

“或许。”

“有勇气吗?”

“有是有,就是没有地方爆发。”

“哈哈……”

他又笑了,衣裳不整。

“我给你一个机会。”

“哦?”

我看了看手边的瓜子,还有面前那种称为解读年轻一代人的心灵的书藉。或许,走出去,并不是一个很差劲的办法。

“约我酒吧还是咖啡屋?”

“你想呢?”

“上岛咖啡。”

“好。人民路店见。”

“可以,你别迟到。”

“哈哈……”

有趣的事有时就有一种唐突的始端。我为自己制造了一个惊点。然后开始我无聊的行程,打发还剩余的一天半休息的光阴。

关上门,走时心中默默没什么欠意的对磊说:对不起,我真的很寂寞。

丢了个鬼脸给空屋,冲到阳光下,深深的呼吸,屋外有各种声音,飘飘缈缈,我的呼吸一下子沉陷,涣散的穿过空气的悬浮。

他很高,还是懒散的样子,领带抽走,我记不清色彩的衬衫浅浅的铁锈红。坐到他对面,先招手叫服务生要一杯咖啡,然后再去看他,这一串的动作有些故意,目光游离,我有些紧张,莫明其妙的。

他在笑,靠在椅背上静静的看我,还是屏上的神态。我以为他的脸是刻出来的,不会改变。

“你还没点?”

“是啊,看你一来就这么忙碌,我还以为你压根儿就不是我要等的人呢。”

“失望?”

“有点。”

“哎!那我喝完就走,不过,钱你付。”我从口袋摸出一个硬币,往空中抛起,硬币画着完美的孤线向我的掌心下坠。

伸手,可是它却没有落到我为它设定的位置。

他的手握起拳。微笑,有些得意的模样。

“连回家都只能步行了。”

“没关系,这是玩乐的代价。”我笑,不甘示弱。

“好。”

我们喝咖啡,他喝摩卡泡沫,在上岛咖啡店中。

我看他,是个耐看的男子,粗线的五管,可是拼合得恰到好处。眼眸不停的闪动,让人感觉心虚,无法踏实。突然觉得无聊。咖啡的香味成了一种讥讽。

我说:“我要走了。”然后起身,不回头的便离开。

身后没有声音,有些奇怪,走到屋外,忍不住向里张望,他还从容的坐在那里,远远的对我展开一个微笑,很和煦。

我立在那里,静静的。

他站起,行走的姿态悠雅迷人。一点点向我接近,我听到心跳的声音,然后我拨腿就跑。连自己都没有预兆的吓了一跳。

可是双脚总是不如轮子的滚动,他黑色的车无声的停在我的身侧,我们在大街上僵持,该死的警察都是懒汉,没有人来管他的违章,他的运气真好。因为我看到了磊,他正搂着小爱的 肩笑容甜密的向我的方向走来。

我不能眨眼。以为自己眼在发花。磊在一个星期前说:“小烟,我要出差一个月,你一个呆家,乖乖的等我回家,知道吗?”我说:“好。”心中幸福至极,当他的那点霸道是独占的宠爱。

可是现在,他正在向我走近,脸上是对我常挂的那种迷死人的笑容,手以搂我的肩同一的姿势挽着小爱,那个天天都要和我找茬的小爱。原来所有的原因是这样简单。

我昂高了头,静静的等他们走近,目光坚定。

磊脸上的笑容以一种讽刺的速度消失。小爱的神态可笑的慌张。

我说:“出差的时间改动得真快。”

磊半天才说:“小烟,我们回家,你听我解释。”

“我是要回家。不过不是和你。”我甩开磊的手,快速的冲到身边还在慢慢随行的黑包轿车内。神气活现的瞬间离去。

头下垂的速度象鲜花烧了100摄氏度的滚水。

他说:“不错。”

“请我去酒吧。”

“行。”

可是车在一幢漂亮的小洋楼前停下。我不能再用目光去询问,因为它现在正满载,随时会有液体掉落。

任人宰割,大概不过如此。

他把我扔到沙发上,我抚了抚疼痛的手腕。

“你不会失去什么。”

“你睁着眼笑话人的本领真是到家。”我开始哭,不顾形态。

“我找了你很久。”

“找我干什么?我们又不认识。”

“认识。”

“你不要烦我。”我的眼泪横飞,他却在边上象个唠叼的老太,不停不休。

“我们一起逃过课,躲在干涸的小河中接吻。”

我瞪大眼睛。这是我最可耻的秘密,甚至不惜离开热爱非常的故乡,让妈妈哭泣一整夜,整个不孝女。

“你是那个小混蛋!”那时他用漂亮这的腊笔勾引我,告诉我只要答应陪他我就可以得到那些我眼中的宝贝。

我问,你要我陪你做什么?他说,没什么,玩玩而已。比我高一个头的城市男孩,骄傲的在这个乡村的土地上不受欢迎,被人群隔离在外。我想他可能是太寂寞了,需要朋友。我所以友好的答应,并且善良万分的告诉他,就算不用腊笔来换,我也愿意陪他玩。

我自以为是个讨人爱的天使,那时我正看完一个故事,讲的就是一个小男孩陪伴了一个生病在床的孩子,让他重新站立生活。我于是恰时的把自己想象成这样的角色,去拯救眼前这个显然孤单不合群的城市男孩。

可是我的故事明显看的不是时候,因为他将我带到那条干涸的小河内,两旁是成熟的棉地,棉絮如天上白云,闲落地内,一时无人采摘。我们站在沟壑内,象掉到一个神秘的领地,看不到一望无际星星点点的棉田,只有稀疏的芦苇在甩着穗絮。

他捧起我的脸,我有些害怕的望着他,可是我一心想成为可以救人的故事中的孩子,于是我迎着他的目光。他说闭上你的眼睛不要这样盯着我。

我闭上,然后,我感到唇上柔软的压上了一样东西,温润的轻轻碾辗。

没有蓝天,没有白云,没有如繁星点点盛开的棉。我的手搂上他的脖,这是美丽的滋味。我第一次品尝,不想停止。

然后就听到惊叫声。他属于控制我们的大人。

我成了这个村的罪孽。年长的奶奶天天唠叼:“哎,藏祸的娃儿啊!”

我没成为我希望的角色,却落得满世界的黑暗,他却一下子不见了影,甚至连那盒腊笔也没给我留下。

后来一直会见到那个故事,一看到就跳过,甚至学英文时还是课文,我逃课忽略,可是到今天我也只是勉强忘却了题目,对那情节还是深印不忘。

这种事,影响巨大,不提还罢,一提我的火就无处可发,早忘了还要掉眼泪的那码小事,一骨噜的提起精神去清算自己蒙冤的旧帐。

手握成拳,不顾三七二十一,也不想这是谁的地盘,轮起就捶。可他却一反常态一动不动,任我狂风暴雨一如雨点或是冰砖。

累了以后才停止,他抬起抱紧的头看我的目光很宽慰。“发泄完了?”

“我恨你!”我懒懒的坐着,再没力气,话却还是咬牙切齿。

他却在笑,眼中有一抹伤疼。

“你这是做什么?可怜我?”

“不。”他还是这样望着我。

“遇上你就是我的末日,什么不可思议的事都会发生。”

“是,会发生。小烟,我爱你。”

我张着口,喘不过气。这个打击更象遭雷击。

他却小心的挪过身子,看我是真的无力动弹后,轻轻的将我搂抱。“对不起,小烟,我不是有意,你太过可爱,我那时,我那时也不懂自己为什么,只是想亲一下你的嘴,它总是在我面前叽叽喳喳,张张合合,诱人无比。”

这是什么理由?我的头晕头转向,我想到“挪威的森林”中的直子。她的脑子有一种幻听症状。 《至少还有事可做》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