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籍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十八军万岁38军在朝鲜如何打残美王牌军

发布时间:2021-01-07 10:39:40 阅读: 来源:书籍厂家

三十八军万岁:38军在朝鲜如何打残美王牌军

38军铁拳一施,美军司令官麦克阿瑟在自己叫得最响亮的“圣诞总攻势”前丢了德川、宁远不说,还使美军5个师侧翼全暴露在志愿军的打击之下,随时可能遭到围歼。他丝毫不敢怠慢,急调第8集团军司令官沃克率部“堵塞缺口”。

谁知麦克阿瑟此一举早就被梁兴初料定了。德川之战刚到尾声,他就命令112师、114师马上西进攻敌,113师打扫战场后尾随112师前进。结果,沃克一动,当面就遇上了38军。

这沃克身为美军中将,在二战中曾是巴顿将军麾下的得意将才。于是,王牌军对王牌军,名将对名将,又一场鹿死谁手的大战又打响了。

38军要实现合围沃克的任务,关键是113师能否插到敌后三所里。彭德怀亲自电令梁兴初:

“113师(欠339团)沿安山里、船街里、龙湖里于28日拂晓前插至三所里、龙湖里,阻击南逃北援之敌。”可是,电报中提到的“龙湖里”,梁兴初在三所里附近怎么也找不到!关键时刻,找不到目的地,他急得快跳起来了!最后,参谋们在价川东南、鸣凤里以西找到了个叫“龙仗里”的地方。音相似,字不同,而且还不是一个方向。他有些纳闷,但又一想,甭管怎样,三所里是确定无疑的,于是把原电转给113师,又电话叮嘱:

“到了三所里,准备南北两面作战,阻击南逃北援之敌。”

一切安排停当,第二日早上,彭德怀又转来了远在北京的毛泽东发来的电报,毛泽东在电报里说:“祝贺你们歼灭伪2军团主力的大胜利。”

毛主席用“大胜利”来评价德川之战,梁兴初一看心里美滋滋的。他是受了批评能急起直追、受了表扬更是豪气大发的人,立即大声说:“快把毛主席的电报转到各师。告诉他们下一仗要打得更好。一个钟头后,112师、114师先后接到了电报,纷纷表态:一定打好下一仗。可是,机要科与打扫战场后向三所里穿插的113师怎么联系也联系不上。梁兴初看了下表,已是早晨7点了。他皱起了眉头:这个刘海青,一个副师长是怎么带队的,是不是出了问题?但又想,要是出了问题,应该有报告呀。既然没报告,就说明还在路上。他望望天,敌人的早班飞机已开始转悠了,于是命令通讯科:“不停地与113师联络,有消息马上报告。”

113师向三所里穿插,一夜要走145里山路,可能还会遇上“大鼻子”拦阻,这任务是十分艰巨的!梁兴初想着想着心又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煎熬,半个小时过去了,通讯科还是没和113师联系上。如果38军刚刚打掉了一个伪7师而自己丢了一个王牌113师,这孰轻孰重?他不敢想像这事!也不敢怠慢,于是立即打电话报告志愿军总部。总部一听也急坏了,113师近万人,全是王牌38军的精锐,如果被敌军歼灭了,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谁知过了一个小时,突然总部来电话,说:“113师已经按计划到达了三所里。梁兴初这一听,摸了一把额上冷汗,长长松了一口气:“刘海青这浑小子,真把我急死了。”原来,113师接到向三所里穿插的命令后,立即收拢部队前进。可是从青龙里到三所里只有一条山路,都是高山峻岭,145里远还不说,还要从敌军的地盘上穿过,即使遇不到敌正规大部队,遇上地方部队也是够麻烦的。

为了按时插到三所里,副师长刘海青率领338团作前卫,全团只带武器、弹药,轻装前进。出发前,他交代各团长说:“每个营、连都要准备当尖刀作前卫。遇到敌人,前面的营、连打,后面的部队继续前进。再遇敌,依然是打的打,走的走,交替前进,决不恋战。”

为了便于边走边打,他又命令部队各营、连、排、班都要火器提前,指挥提前,团长随前卫营,营长随前卫连,尖刀班由连的干部带领。就这样,全师紧走死跑,在拂晓前,到达了离三所里只有30里的大同江边。

东方泛出了鱼肚白,不久太阳出来了。敌人的早班飞机开始出现在338团上空了。飞机一来,司号员就吹号防空,部队就地隐蔽,走走停停,减慢了行军速度。师长江潮、政委于敬山立即赶往前卫团,研究天亮后的走法。刘海青副师长说:“敌机飞得高。我们已插到了敌后,它们一般不会怀疑我们,飞那么高,也不会看得很清楚,所以我建议,干脆去掉伪装,大摇大摆地行军。躲躲藏藏,反倒引起他们怀疑。”江潮师长说:“分析有道理,那就丢掉伪装,快速前进。”

结果,美军侦察飞机果然上当,误把113师当成了从德川逃出的伪军,不但没干扰行军,反而通知三所里的伪治安队:“为即将到来的部队准备咸鱼、米饭和开水。”

338团终于以14小时,急行145华里,先期插到了三所里。经过短暂的战斗,占领了三所里,关住了敌人南逃的“闸门”。可是,为何113师一夜无消息,而获得他们消息的竟然还先是“志司”呢?原来为了保密,113师出发后采取了“无线电静默”,既没与38军军部联系,也没与志愿军总部联系。彭德怀与副司令员邓华和洪学智接到梁兴初与113师“联系不上”的报告后,都个个也心急如焚。在作战室里彭总一直问:“这个113师怎么搞的,跑到哪里去了?”最后,参谋长解方带着作战处长和通讯处长亲自来到电台,命令所有电台搜索113师的信号……但还是音讯全无。最后,邓华和洪学智也忍不住跑去电台。结果,志愿军司令部的通讯处长、电台台长全上了机,进行搜索。可113师还是没有消息!

直到占领三所里后,338团才决定向上级报告,可没无线电台,只带了台报话机,报话员一开机,就听到了“志司”电台向113师呼叫。报话员马上用密语应道:“我是338团,我们按时到达了指定位置。”“志司”电台追问:“你们到了哪里,你们到了哪里……”报话员没有“三所里”的密语,“志司”电台问急了,竟然脱口用明语回答:“我们到了三所里。”在报话机里用明语,是违反通讯纪律的。可是这一次报话员用了明语,倒成了一条“经验”。听说338团到了三所里,大家都乐了,马上报告了彭总。彭德怀长出一口气,说:“哎呀!这下子可放心了,总算出来了,总算找到了。”

接着,113师无线电也开机了,当即向“志司”和38军前指报告了情况。一直严肃的梁兴初听到了报告,也有了笑容。他所期盼的局面终于出现了,当即指示113师:“坚决堵住经三所里南逃之敌。”

三所里是美军“开国元勋师”第9军从军隅里向顺川退却的必由之路,113师一插到三所里就落下了“钢铁闸门”,把美9军关住了。

战斗很快就打响了。北援南逃的“开国元勋师”在113师阵地碰得头破血流,打到黄昏时,就停止了对三所里的进攻,向北逃去。

梁兴初接到113师到达三所里的电报后,就等他们报告占领龙湖里的消息,半天过去了,他只得到在三所里阻敌的情况,于是发出命令:“分兵龙湖里。”113师出发时,“志司”电令写了两个地点:三所里和龙湖里。当时江潮师长等人也在地图上没找到龙湖里,而发现在价川、军隅里附近有个龙伏里,于是几个人都认为龙湖里就是龙伏里。

此刻他们还把龙湖里认为是价川附近的龙伏里,江师长接到电令很纳闷:三所里这么重要,为什么又要我们北上呢?方位不对呀,一定是地名上出了问题。

他立即派出侦察员,看西面是否有叫龙湖里的地方。不久侦察分队报告,三所里正西30里处,在平壤到价川的铁路线上有个龙源里。顿时闷葫芦打开了,江师长说:“这就对了,龙源里就是龙湖里。一字之误,差一点误了大事。”

随即,338团3营留守三所里,1、2营向北追击;339团3营向新安州、肃川方向破路炸桥。337团插向龙源里,断敌另一退路,拂晓时前卫1营3连到达龙源里,消灭了一伙美军,在龙源里再落下一道“闸门”。就这样,113师连续5天紧张的行军作战,孤军深入敌后,以两个团的兵力,在三所里和龙源里,卡住了美骑1师、美2师、美25师及伪1师的撤逃之路。随之,38军其他各部围歼而来!

这一下好了,38军一把阻击住了美骑1师、美2师、美25师、土耳其旅、伪1师5个师旅番号的敌军,后来查出还有英27旅。这么多的大鼻子小鼻子,多则七八万之众,少则也不低于5万人。

而38军出国时,全军4.5万人,其中四分之一是机关和后勤部队。并且,经过上次战役的伤亡和非战斗减员,再刨除留德川搜剿余敌的一个营和执行破路炸桥任务的先遣支队,实际投入阻敌战场的兵力不过2.5万人。但38军终究不愧为王牌军,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勇士,在三所里时,338团两个营阻住了美骑1师几千人的南北夹击;在龙源里,337团1营先后打退了“大鼻子”5个团的攻击;在松骨峰,335团的3连先后打退了上千敌人的冲锋……尽管美军还出动了几百架飞机,坦克、大炮轮番上,但38军就像钢打铁铸的,英勇无敌。

战争终究不是儿戏,梁兴初虽久经战场,仍是越打越紧张:两万多人封堵住两三倍于自己、且武器装备精良的“大鼻子”敌兵,僵持的时间一长,如果老奸巨猾的沃克明白众寡悬殊变突围为攻击,后果将不堪设想!面临如此险境,他以超人的胆略决定趁敌溃逃心切之时奋起反击,分割歼灭欲逃之敌!于是又做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大胆部署,命令:112师334团向药水洞之敌发起攻击;335团向青龙里之敌发起攻击;336团向药水洞之敌发起攻击。114师341团向薪岘里、云龙里之敌发起攻击;340团向仁川站之敌发起攻击;342团向岑溪里之敌发起攻击。113师338团向薪仓站之敌发起攻击;337团向青龙站之敌发起攻击。在命令的最后,他补写道:“不要怕打乱仗,要以乱对乱,以团或营为单位,各自为战,多捉俘虏多缴枪。”随后,38军又是如何以乱对乱、乱中取胜的呢?

112师“各自为战”去了。师长杨大易带着指挥所的十几个人插向价川以南,结果在涧洞钻进“大鼻子”堆里,这时师警卫连早派给325团了,手下无兵,杨大易大声命令:“司号员,吹号联系部队。”可是,指挥所根本没有号兵,幸亏侦察科长魏德才是号兵出身,懂得号谱。他爬上树,用号音召唤部队。恰巧338团1营奔向薪仓站路过,解了杨大易的围。

114师接令后插到麻洞,带队的江拥辉副军长找到个铁路隧洞准备作师指挥所,正忙着架电台、电话,突然发现自己竟钻进了敌兵堆里,隧洞周围到处是“大鼻子”呜里哇啦乱叫,坦克、汽车乱跑。

此时师指挥所官多兵少,除了副军长江拥辉、师长翟仲禹、师政委李伟、副师长宋文洪之外,可用的兵力只有一个后勤监护排,他们还看管着十几个美军俘虏。

翟师长只得令监护排留一个班看俘虏,另两个班分别把守在两侧洞口。江拥辉说:“大家沉着,敌人已经是惊弓之鸟,不敢和我们决战。要守住洞口,把电台和电话保护好,不要耽误了指挥。”电话接通后,342团派2营来增援。113师337团3营北上青龙站来到麻洞,正好也做了解围之兵,各部立即分头出击。结果,“大鼻子”不敢决战,一打就跑。

3营歼敌一部,顺势又消灭了麻洞车站的敌兵。2营跑步赶到后,见“师指”之围已解,立即又原路返回。

谁知他们一走,又来了一伙“大鼻子”,混乱一团,从隧道中急急逃跑。翟师长气得直跺脚:“妈的,我要有个营,决不能叫他们在眼皮底下逃跑。”在这场乱仗中,113师指挥所还算清静,但也遭遇敌人坦克和步兵的袭击。刘海青副师长亲率警卫连将敌人打退。

这一夜,价川以南、龙源里以北,纵深30公里的地域,38军围歼战打得异常激烈。敌我双方犬牙交错,交织一起,到处都在厮杀、搏斗。暴雨般的枪声、滚雷似的炮鸣,遍及整个战常尖啸飞行的炮弹、成串划过的曳光弹、腾空飞起的信号弹以及明灯般高挂的照明弹,将战场的夜空点缀得流光溢彩。至12月1日下午7时,围歼战胜利结束。被堵截的美2师主力、美骑1师、美25师、土耳其旅、伪1师各一部,除少数越山潜逃外,大部被歼灭。敌军遗弃的坦克、汽车、大炮一眼望不到头;38军共毙伤敌7485名,俘3616名,缴榴弹炮136门,其他各种火炮253门,汽车1500余辆,坦克16辆,电台51部。军用物资无数。

12月4日,二次战役全部结束。志愿军迫使敌撤至“三八线”以南转入防御。

梁兴初打了个大翻身仗。

围歼战胜利后,38军传出了许多的趣事。 战斗一结束,38军几万人分散在南北30公里、东西20公里的战场上,捉散兵的捉散兵,收集战利品的收集战利品。可英勇善战的38军还是遇到了一个从没遇到的“大难题”。

这就是那缴获的1500多辆汽车。战士们从没见过这么多的汽车,几个山头都放不下!但如不及时藏起来,天一亮美机就会来轰炸。尽管战前,军部已组成了专门来开车的徒手司机排,但还是汽车多司机少,司机们使出浑身劲,都忙不过来。

当初“大鼻子”把汽车停在这里后,把车上的分火头都卸掉了。司机们必须开走一辆隐蔽好,卸下分火头,才能再跑回来安在第二辆汽车上再开走。这样徒手司机排再能干,一时也开不完这1500辆大汽车!

梁兴初见状,命令后勤部发动所有会开汽车的人都去抢运汽车,可还是回答说:“人手还不够。”动员一批俘虏去帮着开车。俘虏有分火头的交出来了,给予奖励。”

梁兴初一说完,112师师长杨大易来电话:

“军长,我挑了4部崭新的吉普车,军首长1人1辆,什么时候给你开去?”“我现在不急着坐,你先给我藏好。快,组织部队在天亮前多抢出些大汽车。”梁兴初停顿了一下,又说:“大易,把敌人丢弃的武器、弹药都抢出来。这次你们112师要全部换上美式装备。”“军长放心吧,我收缴的武器、弹药,两个112师也用不完。”杨大易电话里嘿嘿直笑着。梁兴初小声问:“有小手枪吗?”“这个我可没注意,我想办法给你找两支。”“不是给我,而是给彭总和‘志司’首长收集点儿,还有望远镜、照相机、打火机、刮胡子刀啦,什么玩意儿稀罕要什么。”

原来他还惦记着上次军委扩大会议被“克”的事呢,准备到时派人送给“志司”,让他们看看,他38军到底还是不是主力呢!这一仗打得38军上下个个都乐哈哈的,杨大易明白军长的心思,得意地说:“没问题!这次看谁敢说我们38军不是主力。“娘卖×,你又要翘尾巴啦?上次‘黑人团’……”

梁兴初说到这就打住了。这时军政委刘西元挥动着电报,冲了进来,大声喊道:“老梁,志司来嘉奖令了,上面还有‘38军万岁’呢!”

“什么,38军万岁?”

梁兴初愣住了。

刘西元兴奋地说:“是啊,38军万岁!”

杨大易在电话那头也纳闷地问:“军长,你们说什么‘38军万岁’?”

梁兴初没理他,接过电报嘉奖令电报,一看:

嘉奖

梁刘并转38军全体同志:

此次战役,克服了上次战役中个别同志的某些过多顾虑,发扬了38军优良战斗作风,尤以113师行动迅速,先后占领三所里、龙源里,阻敌南逃北援,敌飞机坦克各百,终日轰作,反复突围,终未得逞。

至昨卅日,战果辉煌,缴获仅坦克、汽车即近千辆。被围之敌尚多,望克服困难鼓足勇气,继续全歼被围之敌,并注意阻敌北援。特通令嘉奖,并祝你们继续胜利!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38军万岁。

彭邓朴洪韩解杜

十二月一日

梁兴初的目光死死地盯在“38军万岁”上。这歪歪斜斜的几个字是彭德怀亲自加上去的,虽在末尾并且很小,但此刻却特别的醒目刺眼,突然,一颗大泪从他的眼眶里滚了下来。

“喂喂喂,军长,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杨大易还在电话里呼喊。

梁兴初略带哽咽地说:“志司来了嘉奖电报,上面写着‘38军万岁’。彭总不会斩马谡了,你没有事了。”

说罢,他怕失态被手下发现笑话,“啪1立即把电话挂了,谁知他刚挂,电话又响起来了,他拿起话筒却还是那个杨大易!他在那边一个劲地问:军长,什么嘉奖电报,什么38军万岁?”

梁兴初却不告诉他了,答道:“你等着传达吧。”随即又“啪”的一声挂了,然后指着电报,兴奋地对刘西元说:“政委同志,快向全军传达吧!”

刘西元郑重地说:“这不是一般的嘉奖令,不能一般地传达,不过部队正忙着扩大战果,也只能先电话通知各师,就说志司嘉奖38军,等战士们全部下来再正式传达吧。”

谁知政治部这些负责打电话的通知各师后,总忍不住加上句:“上面还写着‘38军万岁’呢!”这一说,部队受到极大振奋,纷纷要求详细传达。

为此,军部电话响得都打不出了,离此不远的师还专门派人来问!梁兴初见状,直骂:“娘卖×,这些躁猴子一点耐性都没了。顿了顿,他只好说:“那就派人分头到各师传达吧。”

114师离军指挥所最远,相隔几座大山。军党委秘书赶到时,已是后半夜了。师长翟仲禹、政委李伟、政治部主任余琳正等得心焦。秘书全文传达完嘉奖令后,李政委激动地说:“我当兵打仗十几年还从来没听说喊哪一个军万岁的呢?为此,几个师干部又专门作了一首打油诗,什么“人生能建几多功”,什么“军威难得如此壮”,他们所想到的“好话”全用上了。

除此之外,一个个还不尽兴,这时天将破晓,114师直属队在一个山沟里集合。师政治部主任余琳跑到队列前,望着晨曦中的将士们,庄重地大声问:

“同志们,你们喊过‘毛主席万岁’吗?”

指战员们齐声答道:“喊过!”

“你们喊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吗?”

“喊过!”

“你们喊过‘38军万岁’吗?”

指战员们不由愣祝晨风中,他激扬振奋地说道:“二次战役我们打得好,胜利很大,彭德怀司令员和志愿军首长发了嘉奖令,最后写着:‘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38军万岁。’” 指战员们一时惊愣,随后惊喜雀跃起来。数千名战士振臂举枪,连声高呼“38军万岁!”“38军万岁!”战士们的欢呼声在峡谷中激荡,震得群山共鸣。

梁兴初听到这件事后,说:“这个114师的翟仲禹、李伟,还有政治部主任余琳,就是受不得表扬!看把他们乐的。这时政委刘西元笑着接嘴说:“老梁,我看你比他们还高兴呢。

“我,没有吧?”梁兴初故作严肃起来。

“你没有?我数了一下,看你这两天骂了17个‘娘卖×’,高兴得饭都比以前吃少了。”

“哈哈……”梁兴初大笑着走了。

战后,彭德怀把志愿军现场会开到38军。

这一天,西线各军军长参加。会议开了一天。吃饭时,梁兴初全部用缴获的战利品招待。

餐桌上是清一色的美国食品,有牛肉、火腿、蛋黄午餐肉,还有罐头青豆、玉米,喝的是威士忌。这些“美味”全是写着洋文的。这顿饭吃得军长们是乐哈哈的。酒足饭饱之后,39军军长吴信泉一向不爱开玩笑,这回把嘴巴一抹,也禁不住大声说:“哎呀,俺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吃这么丰盛的美国酒宴呀,应该感谢麦克阿瑟呀。”

说得大家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谁知散会准备“回家”时,到会的每人又获梁军长“赠送礼品”一大包——仍然是38军的战利品,内装有望远镜、照相机、鸭绒被、香烟、打火机……全都印有“USA”,清一色美国货。众军长的警卫员个个背着大包小包的,军长们高兴地说:

“大牙军长呀,我们是嫁女,都没收到过这么贵重、这么多的礼品哩。

“哪里,哪里,这是麦克阿瑟嫁大鼻子女而已“梁兴初笑着说。

黑龙江胃肠医院

贵阳精神病医院

海南乳腺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