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籍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捷尔任斯基克格勃的开山鼻祖列宁之剑

发布时间:2021-02-24 12:19:18 阅读: 来源:书籍厂家

捷尔任斯基:克格勃的开山鼻祖“列宁之剑”

费利克斯·埃德蒙多维奇·捷尔任斯基,这个人在现在的俄罗斯,很有名,90年前就更有名——就算没有列宁同志有名,也是差不多的,肯定比斯大林有名得多。

此人便是当年的契卡主席,契卡就是ВЧК,Всероссийская чрезвычайная комиссия по борьбе с контрреволюцией и саботажем,全俄肃清反革命和消除怠工特别委员会。后来改叫Всероссийская чрезвычайная комиссия по борьбе с контрреволюцией, спекуляцией и преступлениям по должности,全俄肃清反革命和打击投机及权力滥用特别委员会。ВЧК是前面三个不变的词缩写,简称全俄肃反委员会。

看到这么长的一串名字不怕?那补充说明一点,这个机构经过历史变迁,最后的名字是Комитет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国家安全委员会,简称КГБ,也就是通常说的克格勃。看到克格勃这个名字一无所感的,我们可以不用继续交流下去了。

克格勃尽管出过三个大人物,共青团之鹰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谢列平,苏联第六代领导人尤里·弗拉基米罗维奇·安德罗波夫,还有比前两人都要有名的现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但是总体上,这个组织的名声是坏的,原因大概来源于对国内民众严格的管制。被克格勃逮捕的党内斗争失败者将左迁到边远地区担任无足轻重的职务;不同政见者流放出国或者关入特殊精神病院;普通民众中的政治犯则像刑事罪犯一样关入监狱和劳改营。也可能是因为斯大林时期的大清洗给苏联带来的巨大创伤,大清洗时期的克格勃前身,国家安全总局逮捕并杀害了大量的苏联精英人才,使苏联在二战初期遇到重大挫折;在苏联的发展历程上造成大倒退;给无数家庭造成痛苦。事实上正是因为拉夫连季·帕夫洛维奇·贝利亚被枪决并冠以背叛者的罪名,国家安全总局为表示和过去的决裂,才改名克格勃。

但是契卡,在苏联建国初期,为苏维埃政权的巩固和国家建设,贡献了不可磨灭的功绩。在一脉相承的组织结构里,契卡时期有一个特称 ,也正是为此。契卡扫除了白俄时期充斥的黑帮、流氓、娼妓等社会丑恶现象,镇压了多起城市武装叛乱,契卡实际上的附属机构国家政治保安总局,保卫包括列宁同志在内的苏联领导人的人身安全。甚至,包括修复被战争破坏的铁路线,改善贫困城市工人的生活,设立孤儿救助机构,救助战乱和饥荒造成的孤儿等等。这些行为,都可以从捷尔任斯基历任或兼任的职务上得到表现:内务人民委员、西南方面军后勤部长、全俄中央执委委员会改善儿童生活委员会主席、改善莫斯科工人生活委员会主席、交通人民委员、全俄肃反委员会主席、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安总局局务委员会主席、苏联最高国民经济委员会主席、苏联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

当然,契卡诞生之日起,徽章就是剑和盾。捷尔任斯基掌握苏联内务部队,手上自然不可能没有血腥。事实上,契卡的建立就始于捷尔任斯基的一言:“别以为我会寻求革命的公道途径。我们现在不需要公道,现在是面对面的战争,是你死我活的战争。我建议并请求建立一个同反革命进行革命清算的机构。”捷尔任斯基的名言:“我们代表的就是自我组织的恐怖主义——这话要先说清楚。“何等坦白,何等果决,后任者乃至全世界从事类似工作者,都罕见如此勇气,哪怕是魔鬼般的盖世太保头目海因里希·鲁伊特伯德·希姆莱,都不敢说出这样的话。契卡也正如捷尔任斯基所说的一般,“实施恐怖政治,逮捕和消灭阶级敌人,消灭他们在革命前所的扮演的角色,消灭他们的阶级联盟,消灭他们的肉体和精神。”组织成立初期,契卡的同志们没有制服,只弄到一些款式不一的皮衣,自此皮衣就是苏联内务部队的身份标识。捷尔任斯基的个人风格,将契卡塑造为纪律严明的党的战斗机构,契卡不仅打击反革命,也像名字一样,打击投机倒把,消极怠工,小偷小摸。在列宁同志和最高苏维埃的授权下,契卡拥有不经审讯就地枪决罪犯和抓捕人质以威慑反动势力的权力。

但是事实上,捷尔任斯基本人并不是一个独裁者,更不残忍好杀。他坚定的信仰共产主义,是一个自制、善良而仁慈的人。他的绰号“钢铁般的费利克斯”正是这一点的最好写照,十月革命的很多同志这样评价捷尔任斯基:“他生活下去只需要三样东西:工作、面包和清水。”捷尔任斯基从不看戏或看电影,他甚至没有自己的家,只有办公室。捷尔任斯基给许多人留下的最深的印象就是,“那双深陷的眼睛闪烁着狂热信仰的冰冷的光芒。他从来都不眨眼,似乎他的眼皮是瘫痪的。”1921年,苏维埃政权基本在全俄各地运行起来,国内斗争形式趋于好转,捷尔任斯基签发了这样的命令:“苏维埃不应把那些从事小偷小摸和投机倒把的工人直接送到监狱,而应留在工厂被好人感化;除非从事恐怖和公开的暴力活动,政治犯不再立即枪决。”1922年苏联建国,捷尔任斯基削减了契卡的一半成员,改组为国家政治保安总局(ГПУ)交由自己的亲密战友维亚切斯拉夫·鲁道福维奇·缅任斯基接管,而自己更多的投入到经济建设当中去。捷尔任斯基的理想可以从他的言论中得窥一斑:“我想拥抱全人类,向她倾注我的爱,温暖她,洗净她身上现代生活的污垢。”虽然出身贵族,搞了一辈子政治斗争的捷尔任斯基不懂经济,但是奇迹般的,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他更多的依赖市场调剂而不是计划管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可惜的是,斯大林很快推翻了他的成果,那时他已经永远的阖上了他那不眨眼的眼睛。

捷尔任斯基和他的历届后任都不同,他从不是最高权力者的鹰犬,他领导的契卡是独立的,不服务于个人意志的,为共产主义理想奋斗的组织。他的后任几乎都不得善终,亨里希·格里高里耶维奇·雅戈达和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叶若夫两人因为手上沾染了太多的血腥,被枪决后还要顶着人民公敌的头衔,至今没有平反;拉夫连季·帕夫洛维奇·贝利亚尽管曾经为苏联核工程建立殊勋,但因忠实的执行斯大林的清洗政策,哪怕斯大林死后他意图悔改,仍被立即逮捕处决,冠以杀神的骂名,被人民鄙弃至今;即使是勤勉老实的维亚切斯拉夫·鲁道福维奇·缅任斯基,也不免被人称为走狗,死后又被当做同性恋者进行了秘密调查。只有捷尔任斯基,哪怕是他的敌人,也不能不承认他是一把真正的红色惩戒之剑,忠诚于共产主义理想,保卫人民,打击敌人。事实上列宁不喜欢他,斯大林也不喜欢他,但是都不能不尊敬他。他的地位并不比列宁低,布尔什维克建党选举中央委员时,后来十月革命的实际领导者,红军的创建者托洛茨基得票第三,苏维埃政权的缔造者列宁同志得票第二,而得票第一者,正是捷尔任斯基。苏维埃政权初期被普遍信任的三巨头,列宁同志和捷尔任斯基各占其一,另一个是苏维埃政权第一任国家元首,雅可夫·米哈伊洛唯奇·斯维尔德洛夫。他们相继逝世之后,苏联领导人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象他们一样,能力极强,工作起来不知疲倦,对共产主义革命事业无比忠诚的人物出现了。斯大林在推行个人崇拜,执行恐怖主义统治之前,最为忌惮的就是捷尔任斯基。不知是斯大林的幸运还是捷尔任斯基的幸运,在矛盾即将爆发之前,捷尔任斯基累死在任上,年仅49岁。死前三个小时他在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进行的演讲中还尖锐的指出斯大林执政以来的问题:“我一看到我们党的机构,看到我们的组织体系,看到我们不可置信的官僚现象、懈怠的工作效率,以及极端混乱状态,我就感到恐惧。”似乎有所感应的,捷尔任斯基也在生命即将终结之时,说出了自己的信念和力量来源:“你们知道,什么是我的力量所在吗?那就是我从不顾惜自己,我坚信我做的一切是正确的,我愿为我的事业献身。正因为如此,在座的各位才信任我,爱戴我。我从不反对理智的东西,但只要有混乱无序的存在,我就会全力以赴同他们做斗争。”据说捷尔任斯基说出这番话时,礼堂里满座响应:“Да!”即俄语同意的意思。

捷尔任斯基在克格勃中的地位几近圣人,克格勃新成员都会在克格勃总部大楼对面的捷尔任斯基广场上向他的塑像宣誓,后来改为向大楼里的半身像宣誓。1991年苏联解体前夕,捷尔任斯基的塑像被作为“苏联恐怖统治的象征”被推倒,13年后的2004年的9月11日,俄罗斯政府重塑了塑像并重新树立起来。苏联官方的评价也被保留了下来:“在阴谋和反革命行动接连不断的艰难岁月里,当苏维埃大地化成一片灰烬、当为自由而斗争的无产阶级遭到自己的敌人的血腥包围之时,捷尔任斯基表现出了超人的精力,他不分昼夜、废寝忘食、孜孜不倦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人阶级的敌人憎恨他,但又不得不对他肃然起敬,他高大的形象、大无畏的精神、敏锐、耿直和绝对的忠诚为他赢得了人们的尊敬。”哪怕是他的政敌斯大林,也用“燃烧”来形容他的一生,承认他为苏联,为共产主义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功绩。

缔造苏联的革命之中里,有不少值得尊敬的人,费利克斯·埃德蒙多维奇·捷尔任斯基即居其首。其实这个人,乃至苏联很多领导人,都能看到截然相反的两种评论,现在世界的话语权正掌握在苏联的敌人手里,但是我认为,有些东西,只需要去信仰,而不必去怀疑。

工业设计公司

运城工业设计

济源工业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