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籍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余文乐以后我结婚不希望太太出去工作曹可凡

发布时间:2020-10-18 17:42:41 阅读: 来源:书籍厂家

余文乐

在余文乐进入演艺圈的第17个年头,也就是2017年,他凭借电影《一念无明》拿到人生中的第一个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提名,“志明春娇”系列第三部《春娇救志明》今日上映;“男神”“实力派”“潮男”等一系列光鲜标签贴在他的身上。

作为纯正的80后“港男”,在新片上映前夕,他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面对赞歌如潮,余文乐却始终保持微笑从容,这位演员中的“老司机”早已远不似人们想象中那般看重名利,深谙“随缘”之道,明白爱情的“道理”,对一个“大男人”来讲,已经完全可以怀揣一堆人生阅历,在名利场上笑看风云。

《一念无明》是余文乐、曾志伟两个主角“零片酬”出演的特别之作。片中,余文乐演活了一位悲情的精神病患者,弑母的黑暗过去令他陷入绝望。这个角色曾令余文乐险些难以自拔,为了尽快出戏,他甚至在杀青之后即刻搭飞机回家,试图尽快走出“病态”的处境。

爱情

爱上一个人优缺点都会接受

尽管一直是迷妹眼中的“男神”,但余文乐在彭浩翔的爱情系列电影里诠释的张志明一角,却总被扣上“渣男”的帽子。

从《志明与春娇》《春娇与志明》到《春娇救志明》,最初接演这一角色时,余文乐只有29岁。“张志明性格中的缺陷与优点,是大多数男人都有的,男生就是成熟晚。”事实上,余文乐的“反其道而行”已经很久了,连他自己都承认,真实的他和张志明很像,只不过不是“渣”的那部分。

而关于“爱情的样子”,一如电影中的春娇与志明们,“没有地域性”。在真人秀《我们相爱吧》中,他与周冬雨的CP炮制出不少“狗粮”;一度被误会与香港女DJ的绯闻,他也用最低调稳重的方式化解。在余文乐眼里,女人是理性的,男人则更感情化:“女人会觉得我今天该结婚了,因为我年龄到了,这很理性;男人会觉得,喜欢就结婚喽,地点无所谓,反正我爱你你爱我,哪里都无所谓,这很感性。”

所以他既不认为春娇这样的“中女”(指大龄剩女)很作,也没觉得志明很渣。至于自己的爱情,他也有憧憬,“未来我和太太(的生活),也希望是我负责(开销),不希望她来工作,除非她很想工作,我会尊重她。”

新京报:现实生活中遇到过春娇这样的女生吗,会敬而远之?

余文乐:不会啊,当你理解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动机时,就理解她为什么会“作”。当你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不管她的优点缺点,你都会接受。

(他们)为什么会觉得张志明是一个渣男,余春娇是一个中女?是因为看的观众有了代入感,没了距离感,这对演员来说是件好事。我最怕就是演完以后,观众的反应是:哦,这是余文乐演的戏。那就代表我演得不成功。

奖项

那些安慰的信息比我拿到奖都重要

从《无间道》《飞虎雄师》到《男儿本色》,三十岁之前,余文乐似乎在电影里扮演最多的角色是警察,热血、硬朗,哪怕是在郑保瑞执导的《军鸡》里演了一个狂暴的格斗高手,也是黑暗而有型。那时,他曾把“三十岁之前拿一个最佳男主角”作为事业理想。

但三十岁之后,他自觉变化明显,自认“没有特别的一件事情让我必须要长大”,永远定格的工作态度是“无畏”,用他自己的话来讲:“我就很奇怪,只要一‘roll action’我就谁都不怕。”

所以他开始挑选一些自己从来没演过的剧本,比如《一念无明》中的狂躁症病人、《悟空传》里的二郎神、《狂兽》中的反派歹徒。每部戏都有不同的卖点,哪怕是同题材的警匪片,有卖个人魅力和角色魅力的,也有凸显动作、特技、惊险和紧张的。

“我不是刻意去为了拿奖或者提名,我拍了那么多年、那么多电影,我希望我有得选择时,能选择一些新鲜的。”

话虽如此,但在《一念无明》得到金像奖八项提名时,余文乐坦言有了压力。尤其是在导演黄进、演员曾志伟和金燕玲先后折桂,曾志伟拿奖之后曾跟他讲:“我拿了,希望你也拿。”谁也不知道,余文乐当时并没有准备任何获奖感言,母亲曾打电话提醒他,“我说我真没准备,我也不打算准备,随缘吧”。颁奖典礼结束后,他收到无数的短信,有安慰、有抱不平,“他们的信息比拿奖更暖、更实在。因为我从来没接到过那么多电话。”

新京报:你曾说过三十岁之前的目标是拿一个最佳男主角,如今年过三十,不久前又刚刚与奖项擦肩而过。

余文乐:小时候每个男生都说要娶李嘉欣,有娶到吗?(笑)李嘉欣就一个。她(工作人员)一直都想嫁给木村拓哉,有嫁到吗?都没有实现。

新京报:听到金像奖最后的结果时,失落吗?

余文乐:有(失落),因为前三个奖都拿到了,如果我拿了就完美了,就像全垒打。我拿不到会觉得辜负了他们的期望。从这一次我发现,很多时候我的压力是来自于别人。(周围的同事)他们全都比我紧张,看到他们的脸我也跟着紧张,我也明白他们都是好意。宣布的那一刻我就在想,哎呀,怎么办呢。我相信每一个演员都很努力地在拍他自己觉得对的事情,奖项一年只有一个,能说没有拿提名的,没有入围的人就没有好好拍戏吗?

家庭

从出道就开始养家如今却成了家里的“白痴”

对余文乐来讲,“高颜值”曾经是他最大的优势;除了他,家里还有哥哥和妹妹要养,父母压力很大。所幸,在他高中时期被人相中,从此踏上T型台,完成学业以后做了全职模特。从那时开始,余文乐便担负起养家的责任,从家里的生活用品到妹妹的学费,都成了他的任务,这让他意识到了“大男人”的全部含义。

“大男人”需要有赚钱的能力,这就是余文乐为什么能坚持在演员的行当里一直干下去;从2000年出演青春偶像剧《青春@Y2K》到如今,他已出演了近八十部影视作品,这意味着17年来他在不停地工作。在同行老友们如冯德伦、曾国祥等纷纷跨界做导演的时候,他依旧低头拍戏,“他们这个选择太错了,当导演太辛苦了。其实每个人都辛苦,但我的性格不适合当导演,我不喜欢控制太多,因为导演是总控,他要控制灯光、控制演员、控制很多,我喜欢专心做一样事,不喜欢控制很多不一样的事情。”

常年奔波片场,让他在家里看起来像个“白痴”,既不会做家务,也不懂开支票,“缺少金钱观念不要紧,只要一家人能围坐在饭桌前开开心心吃顿饭,就是我最大的满足。”

在余文乐眼里,钱就是用来花的,“花完没了就没了吧,反正每一分都是自己赚来的,从一无所有走到现在,家人的开心健康对我来讲比什么都重要;如果有朝一日钱都花完了,那只不过是让我恢复到原本的样子,反正我本来也不是什么富二代。”所以他一度直言:“我告诉你我明天就退休都可以。”

新京报:你说不希望以后的另一半出去工作,可还总把“退休”挂在嘴边?

余文乐:其实钱不重要,有钱有什么差别?就是用得好一点,吃得好一点,我真的觉得钱不是我看得很重的一样东西。因为钱和快乐不在同一条线上的。比如我妹妹,她跟她老公都是普通人,他们都过得很快乐,我哥也是。他俩都不是追求物质的人,但是他们很快乐,都比我快乐。

Q:你对“男神”这个词是怎么理解的?

余文乐:我挺怕人家叫我这个名字的,我觉得太娘了,太梦幻,好像形容小朋友才应该用到这个词。可能我追求的东西、喜欢的东西跟大家想象中的不一样。对这个称呼,当然不抗拒,但是也没有太高兴。因为我喜欢的演员都是年龄偏大一点的,最年轻的就是汤姆·哈迪,他也三十好几了。我自己比较偏向于喜欢猛一点的演员,像罗伯特·德尼罗、马龙·白兰度,再就是已经去世的希斯·莱杰。他们不一定是硬汉,但是每一部作品都会觉得他好像就是那个人(饰演的角色),这才是最帅的表演,演什么像什么其实真的是很难的一件事。

Q:你觉得自己和张志明有相似的地方吗?

余文乐:都爱漂亮。

Q:下一个想实现的疯狂计划是什么?

余文乐:休息一年,疯狂到我都觉得不可能实现。

Q:健身觉得累的时候怎么去坚持?会想放弃吗?

余文乐:想想你不练之后再回去练有多惨。

Q:大家都说你是“潮男”,在北京你也有开潮店,但你为何总是喜欢穿军绿色衣服?

余文乐:因为我是军装控吧,我很喜欢《壮志凌云》里面汤姆·克鲁斯的穿着,还有《出租车司机》里面的穿着我也很喜欢,很多军人的打扮我都觉得特别有型。

Q:会考虑在内地多开几家店吗?

余文乐:太累了,在我掌控以内的时间,我实在没有办法再往上做了。

白鳝鱼苗

耐磨陶瓷涂料

狮子头花椒苗

厂房钢结构安全检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