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籍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盛大文学:老大还想当老大

发布时间:2021-11-22 23:02:19 阅读: 来源:书籍厂家

缘起起点中文网创始团队的离职,网络文学江湖一时间腥风血雨,各种爆料,各种指责。如今处于漩涡中心的盛大文学,再次向外界彰显了自己要持续做老大的决心

NBW记者 郭文俊

充血1.1亿美元后,盛大文学的野心格外难以掩饰。在CEO侯小强的眼中,自此,“一个文学移动互联网正在到来,一个当之无愧的第一阅读军团已经乍露曙光”。毕竟,这1.1亿美元的最新一笔融资来自高盛和淡马锡这两家知名投资机构。

7月9日,盛大文学于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高调宣布其谋霸网络文学的“新战略”。置身变幻莫测的网络文学江湖,盛大文学董事长邱文友表示:“盛大定义了中国网络文学十年,未来我们还会不断地用创新来引领潮流,继续地定义下去。”

而此前3个月,盛大文学旗下的起点中文网的创始团队集体请辞,落地腾讯再造创世中文网,上线1个月,日PV已近200万。这给盛大文学带来了最现实的挑战,甚至不惜对前员工祭起了诉讼这一狠招。

同时,此次融资的6亿美元总估值,远低于去年Orbis旗下基金投资盛大文学时的8亿美元。这也让外界对于盛大文学的上市之路打上了一个问号型材。若要以“第一阅读军团”继续“定义”中国网络文学,盛大必要锋芒再亮、求变突进。

作者:彻底吸附

6月,网络文学市场硝烟渐浓,百度多酷文学凭借流量优势悄然上线,新浪读书亦基于微博影响实现独立分拆。不过,前者陷于侵权的信誉危机,后者流于碎片化的信息传播,对盛大文学暂难构成威胁。但由原起点中文网团队与腾讯深度合作打造的创世中文网,则不得不让盛大文学保持足够警惕。

上线之时,创世中文网便推出新福利政策,以创作保障制度、人身保障制度保底作者生活,即便是作者无法达到分成标准的作品,也可以采取“买断直签”的签约方式,获得稿酬及签约金。

此外,创世中文网对“永久版权”实行限定变革,即在创世中文网的标准分成合约中,对版权只有年限设定,从而放弃对版权的“永久独占”。这一举措,可谓对网络文学传统规则的撼动。据创世文学网公开数据,目前已有156位“大神”(指作品受追捧的作者)登陆创世,还有不少“大神”和作者正在协商和沟通中。

撇开网络“大神”创作的“文学”底度,作者资源势必是竞争前提。因此,若无同样可撼动网络文学江湖的“新政”之举,盛大文学的战略之“新”只能是空谈。于是,“连载、订阅收入百分百归作者” 的新规则,成为盛大文学谋新求变的最大策略。

“我们最重要的消息,是从8月开始,将作者在盛大文学连载订阅产生的商业收益100%地返还给作家,这100%收益将由以下三部分构成:50%是上架销售,20%为持续更新,而作者成功完本将获30%。”

在7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盛大文学副总裁崔嵬将此作为“最重要的消息”公布,而功成于盛大文学的知名网络作家唐家三少更现身说法道:“我今年的收入是2005年的100倍。我现在正在创作的这部作品,大概可以达到10亿元码洋。”

高盛集团亚洲执行董事张凯勋认为盛大此举的立意长远:“网络文学的发展是基于内容的,这次盛大文学开放的发布会,也是希望更多的作者加入到盛大文学的平台中,让盛大文学在发展中得到收益。”如此一来,盛大文学将彻底吸附作者资源,但收益全数交出的同时,盛大文学如何获利?

为了补偿这部分利润,崔巍对记者表示,盛大今后的收益将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扶持包括中短篇在内的新产品类型;二是拓展对周边产品的版权运营,包括影视游戏等的改编。如其所言,盛大文学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在数字内容时代的价值链的整合者”。当然,数字时代的盛大文学,在稳固作者资源后,其移动战略更会凶猛发力。

读者:移动增量

作为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大佬,不言自明,高盛集团输血盛大文学,必然是看重其变革之后的利益回报。而崔嵬向记者提供的一系列数据,则彰显着盛大文学在移动增量上的磨刀霍霍:2011年,盛大文学便跃升为中国三大移动运营商阅读基地的最大内容提供方;而至2012年,盛大文学来自中国移动手机阅读基地年度总访问用户数达到1.5亿个左右,较2011年翻了1倍。

“但我更想强调的是,除了这部分之外,我们还有一个增长更为迅速、前景更为光明的业务是自有平台。目前,盛大文学的自有移动端日活跃用户已经达到了500万个,月活跃用户更是达到了3,000万个。同时更为重要的是,我们通过自有移动端实现的销售收入,已经超过了自有的PC端销售收入,这是最近发生的事情。”

谈及此,邱文友格外兴奋:“以盛大文学旗下的起点中文网为例,今年第二季度的销售数字相比于第一季度增长了100%以上。反映到用户方面,在起点自有的移动端已经取得了每天200万个活跃用户的业绩。”

他继续分析道:“顺着这个思路,就会产生一个有趣的信息:如果一个曾经在PC上登录注册浏览付费阅读过我们的内容的用户,被转化到我们的客户端上,那么他的ARPU(即每用户平均收入)将在原有的基础上增长50%以上。此外,还有70%的用户是从来没有在PC互联网上浏览阅读和付费过的用户,这说明移动互联网真正地带来了一个增量市场。”

对此,互联网专栏作家张书乐分析道:“一旦实现在移动端的内容覆盖,则盛大文学将完全实现多屏模式下最佳文学内容提供者的角色置换。而在另一层面,盛大的开放策略显然不仅仅局限于过去针对文学创作者,而是将范围拓展到更为广泛的内容领域。”

正因此,盛大文学对移动端的定位是面向新用户获取新的流量、获取新的增长来源的“重要杠杆和手段”。崔嵬表示:“我们唯一要做的是对价格相对敏感的用户,降低他们付费的门槛,所以我们需要辅以一定程度的商业模式创新,来让他们很愉快地把兜里的钱掏出来给我们。”

但让用户“很愉快”地掏钱,并非那么容易。为此,盛大文学将致力于进一步优化用户体验,力求通过大数据和推荐引擎,使得用户能够最便利地获得所需内容。而邱友文则乐观估计,移动战略实施后,未来两年盛大文学的收入将翻两番,利润可以翻四番。

而如此高调的战略调整和利益预期,与其说是盛大文学的野心再造,不如说是网络文学市场的竞争逆推ISO标准孔塞

格局:难立三国

“现在国内互联网领头羊企业及一些小企业都对网络文学非常看好,但时间是这个行业最大的敌人,也是最大的进入壁垒。”面对百度、腾讯等进军网络文学的咄咄逼人,邱文友自信还未进入“三国时代”。

而在盛大文学宣布融资成功及新战略启动的同时,崔嵬则不问自言道:“盛大文学的这种开放和战略,也面向于行业合作伙伴,包括我们一些潜在的或者是现实的竞争对手。只要他们愿意,其内容也可以在起点中文网或者盛大文学的其他平台上进行销售,可以共享这部分的收益。我们相信这是一个双赢的举措。”

这是盛大文学难以回避的回应。3月初,起点中文网创始人兼董事长吴文辉团队离职盛大文学,之后转投腾讯打造了创世中文网。短时间内,其版权革新及作者保障举措搅动了网络文学江湖。

邱文友认为:“即便有这样一个令人遗撼的事情发生了,但以盛大文学目前的行业地位,以我们对未来的不懈努力而且不断创新、不断走在行业尖端的商业模式和执行能力,以及现有团队的执行能力来讲,投资人告诉我说,他们的结论是:除非盛大文学的管理团队每天在家里睡觉、自己不做了、自己不往前走,要不然我们目前所拥有的竞争优势具有非常高的持续性。”

变局之下,有不少评论者指出,在网络文学必然演化为内容营销的行业准则下,“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高盛及淡马锡适时注入了1.1亿美元巨资。霸主地位的维护及新政未来的实现,关键在于盛大文学开放移动战略的功成与否。

相比其竞争对手,对盛大文学移动战略的“过猛”用力、过渡依赖移动阅读市场的怀疑DIN标准长螺母资料,崔嵬则不以为然:“如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为内容而付费已成为一种习惯。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相对比较封闭的环境下,用户比较难以通过其他手段获得期待性,他们倾向于通过更便利的付费来获得利益。无论是通过我们的观察,还是行业显示出的其他数据,都表明这一部分所带来的收益在快速地增长。”

此外,融资成功及新政实施,亦被视作多次冲刺IPO遇阻且一直未中止相关计划的盛大文学再次发力上市的开始。不过,就在盛大文学新战略公布的两天后,盛大文学海外控股公司宣布:撤销赴美上市融资至多2亿美元的计划。

盛大的“独大”,再添了一个可供玩味的“戏码”。

(叶知秋 HX003)